暹罗里的射水人

April 16, 2013生活是个假象

  相机外,包了一层杂志的透明袋,我与他买了最便宜的喷花头安在可乐瓶上,就各打各水仗。人群多得脚跟挨脚尖,大概路人见我手包扎受伤,水和白石泥射都向他射,他就笑笑直行。我看在眼,心不甘,觉得不准别人欺负他,又偷偷背后代回击。我问他为什么不反击。他说不好意思射陌生人。